中国养殖信息网
供 应求 购商 城团 购招 商公 司行 情人 才问 答养 牛养 羊养 猪养 禽水 产视 频图 库品 牌下 载
 
 

农牧大企业恐面临“被革命”

   日期:2018-12-26     浏览:834    评论:    

编者按:我们仿佛已经听到2019的脚步声了,不过,2019年尤其不同:国际环境风云突变、中国经济动能转换、农牧行业亟待转型、知名企业资金链断。当然,还有疫情的阴霾继续扩散。这些因素,共同作用、相互影响,使行业从未如此难以预测。不过,太阳依旧会每天从东方升起,历史的车轮依旧会前行。

每年在这个时间我都会深度思考并把成果分享给大家。从今天开始,我会陆续发文,作为2019年的跨年大餐,希望能给朋友们一点启迪。足矣。

一、转型养猪,想说爱你不容易

目前很多大企业正在面临巨大的压力。在日子好过的时候没有人想转型,转型其实是压力下的选择,是受环境和市场所迫。很多大企业转型的选择有两条路:

1、开放产能,对外代工。比如双胞胎,最近还有新希望和特驱。

2、进入下游,参与养猪。或自养,或放养。甚至是做食品。

我们可以看到,从2017年开始,很多饲料企业重资产进入养猪业,但这条路走得很艰辛。养猪除了需要钱以外,更迫切的是人才和系统,这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。所以,很多转型养猪的饲料企业遭遇困境、进退两难,多家企业甚至痛失控股权。

2018年突如其来的非瘟疫情更是让想转型养猪的大企业变得尤为谨慎。下半年,很多企业已经重新修正了目标,甚至停止了扩张的步伐,毕竟风险太大了。

别说自养,就是以给规模猪场提供资金而换取销量的做法都苦不堪言,呆坏账在增加。为了扩大销售,双胞胎已经不再是一家仅做猪料的企业;特驱也开始发展水产饲料;而以水产饲料起家的海大,其实增长最快的反而是禽料。这些例子从一个侧面上看出大企业的紧迫感和压力。但他们还不算真正的自我革命。船小好调头,而大企业的确想转又太笨重,顾忌的东西太多。

二、大企业的机制面临挑战

过去,企业规模大是优势,但现在很多生产基地成为鸡肋。过去卖可以卖高价,租可以租出去,而现在,资产大幅度的贬值。卖很难卖出去,而租也根本租不了几个钱。

以饲料行业为例,现在销售的难度越来越大,但员工对收入的要求是越来越高。如何解决这个矛盾?除了减员增效外,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我们还没看到。

目前,大企业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制。很多企业并没有股权分享机制,这使效力企业多年的员工缺乏存在感。在过去,这根本不是问题,因为企业够强,员工即使出去创业也有诸多不具备的条件,所以,他们抑制了自己创业的冲动。而现在,很多企业的产能严重过剩,在经营的压力下已经开始对外开放。这让一些有能力、有资源、有团队的主管开始有了新想法。

事实上,2018年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离开企业带团队创业。其实,很多企业的增量并非是自己销售的提升,而是把企业平台化,吸引更多的团队加盟。增长的本质是通过机制把别人的团队变成了自己的团队,把别人的销量转化成了自己的销量。现在多数在大企业之间,而很快,小企业、创新企业、创业企业将成为通过机制抢资源的主力。

作为既得利益者,很多老板不愿意分享利益,反而采取高压政策,既要销量也要利润。在销售难度日渐增加的今天,与其给老板干不如自己出去搏一下。其实,到了今天,很多大企业的问题已经不是增长的问题了,而是能不能守得住既得利益的问题了。现在,不是你要不要分利,而是到了不分不行的时候了。

很多大企业的实力还是很强的,通常员工并不舍得离开。但行业处于大转型时代,员工压力本来就大,认为行业的机会越来越少,这种紧迫感促使他们行动,如果遇到好的平台,会有更多的人效仿。
三、经销商不那么听话了

在过去的几年,很多企业认为未来是规模场的天下,而经销商的主要客户是散养户,既没有未来,索取又多。所以,很多企业选择了牺牲经销商的利益而搞直销。几年下来却没想到,直销+技术服务的成本甚至高过经销商渠道。下了很大的力气,却没有提升效率,只能反过头来重新重视经销商渠道。

但现在的经销商已经不是原来的经销商了。一方面,微信的盛行,让经销商对外联络和沟通更加便利。而另一方面,很多经销商已经和企业离心离德,跟企业或加强博弈,或做了多手准备。

现在有一个现象:很多经销商不再愿意专销,宁愿放弃专销奖,用另外一种方式和企业博弈。今天,企业开经销商会的效果越来越差,正是因为微信群的存在,经销商们有自己的圈子,信息流通极快,他们现实中的交流也爱增加,其实,他们正在抱团,只是,很多松散型的组织还没找到革命的带头人而已。大企业如不改变管理和服务方式,将会很快遇到麻烦。现在看到的都是表象,而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其实是暗流涌动。

四、自己不革命,就会被革命

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伟大,因为他是一个善于自我革命的党。其实,革自己的命是最难的,因为它意味着痛,意味着利益的再分配,甚至意味着断臂求生。很多大企业表面上喊着转型,其实又紧紧地抱着利益不放。这种转型,转的是工作方式、经营方式,很少有触及机制的,尤其是分配机制。

我们看到今天的海尔和过去其实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:海尔已经成为一家平台化的公司,这使它重新焕发了活力。而很多大企业依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,依然是以“我”为中心。而这个时代,正在“去中心化”。

未来,更多的企业必需成为一家平台化的公司,否则将面临被革命。历史上所有的革命都是权力和利益的再分配,大多都是阶级之间发生的。地主和资本家是没有革命动力的,有动力的往往是无产阶级。

谁是无产阶级?那些没有工厂的,但有客户、有资源、有能力的经销商和业务人员。而且,他们有重新联合、整合的倾向。

农牧行业的第一次转型是向下游,是通过服务、让利为用户创造价值,这也是大企业最乐于见到的。而我预料这一波很可能不是转型,而是革命,自下而上的革命。

 

其实,很多革命的本质是一种反传统。特朗普的上台其实是民众对传统政治精英的革命行为;台湾的“九合一选举”是选民在革英文蔡的命,用选票表达对上台仅两年的她不信任;法国爆发的“黄马甲运动”绝非仅仅是因为增加了一点汽油税,那只是个引爆点;金正恩同志的突然转身,从先军政治走向发展经济也是自我革命。

很多人可能认为我的观点危言耸听,这没有关系,三年之内见分晓。2019年将是农牧行业“革命”元年,大企业首当其冲。

 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200800696
www.cnnnnc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