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养殖信息网
供 应求 购商 城团 购招 商公 司行 情人 才问 答养 牛养 羊养 猪养 禽水 产视 频图 库品 牌下 载
 
 

猪价连涨四个月,养猪和卖肉都未获利!

   日期:2015-08-03     评论:    

 
   猪场动力网导读:猪价疯涨,许多人的心里都认为,养猪人一定赚得盆满钵满了……然而,事实远非如此。
  “像这样的涨价速度,我已经好些年没见过了。”7月27日,在武汉水果湖菜场做肉贩生意的翟老板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今年的猪肉价从4月份就开始涨,现在已经涨了近五成。
  事实上,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,猪肉价格暴涨在中三角乃至湖北并非孤例,浙江仅四个月,部分小养殖场生猪出栏率已处于0存栏量,无猪可卖;而全国能繁母猪存栏数仅为3899万头,也再创五年最低。
  然而,就在老百姓埋怨猪肉涨价的同时,肉商也在叫苦不迭,“生意越来越难做”、“赚不到钱”成为普遍现象。向上溯源,养殖户们也纷纷表示“亏了几年难以为继,好不容易行情好了却也没赚到钱。”
  猪肉为何涨价?究竟谁在亏损谁在获利?为何会出现全行业罕见的叫苦连天?7月25日以来,长江商报记者历时一周连续走访华中最大的养猪基地、各大生猪批发市场并采访了相关部门及业内专家,试图揭开“二师兄”踩上“筋斗云”背后的秘密。
  肉价疯涨五成 肉贩称不赚钱
  进入大暑节气后,市场上肉类消费减少,通常价格会下跌,然而今年的猪肉价格却在淡季节节攀升。
  “可不是嘛,前几天还是16块钱一斤,今天就到18块了,这价格涨得也太快了吧。”7月27日,长江商报记者在武昌水果湖菜场看到,王婆婆正捏着一块精瘦肉跟肉贩讨价还价。这样的情形正几乎发生在全国的每一个肉摊上,按肉贩翟老板的话说是,“已经把舌头都嚼烂,懒得和每一个顾客解释了,反正又不是我一家在涨,整个市场都是这样。”
  翟老板今年40岁上下,干这行已经有10多个年头,见惯了肉价涨涨跌跌的他,这回难得碰到了“火箭”行情。“这已经是第4个月了,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涨,涨了近50%。”翟老板说,涨得最凶的是排骨,从18块到25块,几乎一天一个价。”
  不过,涨价却并未让翟老板赚到钱。“我们肉贩每斤肉的利润基本就那么多,还是靠走量。现在一个是天气热,猪肉本就不好卖,再一个就是消费者嫌贵了,成交量减少,再加上摊位费租金等等,不亏就是好的了,哪里还赚钱。”而更让翟老板担心的,是不知道价格要涨到什么时候,“每天都涨几毛,进价越来越贵,零售价也只能跟着涨。”
  涨价体现在肉贩身上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减少进货。“进不起啊,过去每天卖五六头猪,现在只敢进两三头,生怕卖不出去。”翟老板也问过批发商,说是过去几年猪肉太便宜了,养猪不赚钱,养殖户大批大批地离开猪肉行业,导致如今市场供不应求,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。
  按翟老板的经验,以往肉价一涨,有经验的屠宰场和批发商就会加大毛猪的收购,一般过不了多久肉价就会平抑。“可今年很怪,一涨就是4个月,而且貌似还看不到头,你说这会不会就跟股市一样,大涨之后就是大跌?”翟老板苦笑着如此说道。
  餐厅利润掉三成 批发商销量减半
  王敏在华师文化街经营一家小饭馆,对他来说,肉价上涨50%相当于月利润要去掉近三成。“没辙,只好涨价。减掉分量这种事还是伤名气,还是跟顾客解释解释,涨价吧。”王敏对长江商报记者说,“一份红烧肉,涨了4块钱,都是原材料上涨惹的祸,赚钱的都是猪肉批发商。”
  对此,白沙洲农贸市场内雨润食品的二级批发商谢女士却不认同,“以前每天从凌晨忙到晚上七八点,还有一些赚头;现在猪肉涨价了,我们不仅还是要忙那么久,而且销量还减少了一大半。”谢女士诉苦说,做猪肉批发,每天凌晨两三点开始忙活,要一直忙到下午七八点,以前每天能卖50头猪左右,如今一天销售只有十几头。
  谢女士说:“我们也想提价,但是小商小贩接受不了啊,为了维护老客户,一头毛猪得亏本80到100元。”销量减半,涨价亏本,和她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另一家雨润专卖店的周女士,“为了保住门面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客户资源积累起来不容易,散了再聚起来可就难了。”
  周女士所在的增益供应链批发市场紧邻白沙洲农贸市场,拥有一级批发商4家,二级批发商40家,规模不小,如今市场里的人大多都感受到利润空间缩小的压力。“最近三个月的猪肉价格狂飙,我们现在每天只能销售100多头猪了,销售量和利润都下降了30%左右,市场部近期已经在考虑减少服务费用,避免批发商的流失。”增益市场宣传部吴经理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。
  据吴经理提供的数据显示,目前,武汉市生猪的消费量每天在10000头左右,11个猪肉批发市场此前毛猪批发价在5.5元/斤,现在涨到了9.5元/斤,销量减少30%,企业利润下滑了30%。
  “偶尔还会出现一级批发商货源不足的情况,比如原计划晚上运来100头猪的,最后只有60头左右。有些批发商干脆在暑期关门歇业,因为没有利润可图。”吴经理说。
  武汉市最大的猪肉批发市场“起义门生鲜市场”情况也不太好,总经理张军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,“未涨价前,我们的销量每天在1200头上下,批发价6元/斤,但现在批发价涨到了11.6元/斤,日销量骤减到600头。我们的订单不是减少了就是流失了,一方面生猪供不应求,另一方面小商贩价格卖不出来,消费者也接受不了。”
  雨润食品负责区域销售的禹经理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,雨润的生猪主要供应各大商超、批发市场和餐饮代理商等,目前,雨润毛猪供应货源相对稳定,武汉市场生猪供应量每天在 800头至900头之间,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,比上两个月略有降低。价格方面,公司是根据各地消费市场的变化专人专班制定的差异化价格体系,猪肉价格以当地均价为准。
  “相比其他公司,我们拥有方便快捷的终端优势,4家工厂落在钟祥、襄阳等地,离武汉都不远,可以做到当天送货当天到,不存在24小时、48小时订单的情况。”禹经理说。
  回收价涨三毛
  养殖户仍喊“吃亏”
  个体肉商不赚钱,批发商在亏损,所有矛头似乎都指向了产业链最上游的生猪养殖户。7月29日傍晚,长江商报记者来到湖北省养猪大县监利,却发现养殖户们也是“受害者”。
  在监利县洪排主隔堤两侧,分布着葱葱郁郁的杨树林和星罗棋布的牲猪养殖户。沿堤而下,一条条宽约1.5米的水泥小道蜿蜒向远,诸如“监利县洪排堤牲猪养殖专业合作社”、“监利县长香思源家庭农场”等养殖户招牌立于堤边。
  寻路而下,穿过树林,一排水泥砖瓦房被铁栅栏围住,鲜红的“重地、闲人免进”条幅挂在瓦房侧墙,十分醒目,猪圈的气味随风飘来。
  养殖户张老板匆忙从远处过来,隔老远就大声喊:“别进去。”得知来意后,50多岁的老张凄然说道:“不是不想让你们进,实在是进不得,天气热了猪娃怕病菌,不好招呼。现在我这里1000头猪的死亡率已将近10%,有时候一天死个五六头,眼泪只能往肚子里流。”老张指了指铁栅栏前的碱水池再指了指自己脚上的套鞋,“再有一个多月便到了生猪出栏的时间,这节骨眼上有人进出都得消毒,不然吃亏的还是我。”
  仅仅只有两个多月“养猪生涯”的老张感觉苦不堪言,“一头十来斤的种猪要花480元买进 ,小猪吃的饲料得210、220元一包,养到100斤之后饲料才降到180元一包,每包80斤,比我们吃的大米都要贵,每天光饲料就要吃好几千块钱。”
  如今猪肉价格看涨,养猪的老张却觉得“没什么影响”,“我们都是和温氏公司签了收购协议的,外面的猪肉价格看着涨,跟我们关系不大。”意即:农户负责建养猪场,从温氏公司手里“买”仔猪,5个月养到220斤左右再“卖”给温氏公司。
  “相当于就是给温氏公司打工,赚个辛苦钱。”另一位合作农户,56岁的老周说,前段时间猪肉涨价,农户们闹得厉害,温氏公司随即也将回收价格由7.3元/斤涨到了7.6元/斤,“这是半个月前涨的,相比外面的行情差远了。”
  相比之下,大堤对岸的长香思源家庭农场情况就要稍好一些,老板李先生40来岁,划着泡沫制的渔船在养猪场旁的鱼塘里撒着鱼药,养猪场门口盖着几间瓦房,其中一间房门上挂着湖北省农业厅去年底颁发的“示范家庭农场”的牌匾,瓦房外停着一台新买的10万元左右的别克小轿车。
  谈及收益,李老板犹豫片刻说:“这个可是秘密。行情不好时,猪放在家里都没人要,现在猪肉价格上涨,好卖很多。”
 
 
更多>同类养猪

推荐图文
推荐养猪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200800696
www.cnnnnc.com